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小三

敢梦想,敢追寻,这就是我

 
 
 

日志

 
 
关于我

80后最具实力作家之一。平面设计师,摄影师,小说爱好者,深圳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全国各大报刊杂志。出版有长篇小说《堕欲颓城》(混在深圳和欲望一起堕落),《关系伞》

网易考拉推荐
 
 

1999年小城的那场脱衣舞  

2006-06-22 17:43:53|  分类: 原创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9年小城的那场脱衣舞

文/郭小三

1999年的那个夏天我退学后来到一座小城,非常小的城市,沉腐中透露着远古岁月留下的痕迹,宽宽的马路两旁有着很粗很粗我一个人都抱不住的树,树荫把整个马路都遮住,走在人行道上十分惬意,但我的心情十分沉重,我觉得自己老了,对一切都没兴趣,慢慢等死般,反而现在我又觉得自己特别年轻,总有各种各样奇怪的想法而精力也很旺盛。

我每天无聊的透顶,白天睡觉,晚上发呆,根本不知道该做点什么事来打发时间。傍晚六点起床,随便吃点泡面什么的垃圾食物,然后从我住的地方走到城西权当散步,中间要穿过那条宽宽的马路,再穿过一座广场,最后在城西一条马路边抽一支烟,最后原路折回——这算是我唯一的活动的吧。

那天醒来已是下午五点多,天空竟然下起了小雨,真是恼人,本想就这样继续睡下去,可实在睡不住,又不知道做点什么,然后起身穿衣洗脸刷牙出门而去。路上的行人很少,似乎曾经下班晚归的人们一下子都消失了,那条宽宽的马路更加宽阔无比,急驶的车更是飞奔而去,像赶着去赴情人约会的男人般迫不及待。穿过广场的时候,心情突然变的轻快起来,还夹杂着一点得意——我喜欢无人的街,这样更亲近,整条街就属于我了。

在城西的那条马路边我蹲了下来,湿辘辘的马路像是刚冲完澡的小妞,散发着诱人的气息,真想躺上去。我点燃一支烟,抽到第五口,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我左面传来:哥们,你卖身吗?

我环顾四周,如果没有鬼的话应该只有我一个男人。而旁边竟是个漂亮的女人,二十五六岁,不施粉脂,瓜子脸,大眼睛却没神,有种我说不出的邪气。

我说:你看我这样就算卖有人要吗?

呵呵,那你是要饭的吗?蹲在路边干吗?

我突然想笑:小姐,你的开场白也太个性了,我实在想吐你一脸口水,你看我这样像要饭的吗?

她看着我表情还是挺无辜:不像要饭的,只是像乞丐。

算了,我是不想与这样的女人斗嘴,所以选择了沉默。

她在我身边站了几分钟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我说:你知道我一定想听吗?

她突然一副可怜的样子,我心里怜惜下来:讲吧,反正我无聊。

 

在这个小城她有个最好的朋友叫小梦,家里很穷却很喜欢跳舞,上高中时她喜欢上了一个城东大学里的一个男生,一爱就是四年,男生的家里很有钱老爸又有社会地位,当然不会同意他娶小梦,分手时她把心都哭碎了。后来她天天跑到酒吧喝酒,偶然认识了一个大她十岁的男人,她以为又遇到了心中的王子,但生活又一次无情的戏虐了她——男人有老婆。小梦被男人老婆发现后狠揍了一顿,随之男人也被带走了,而小梦却喜欢上了去那个第一次遇见男人的酒吧跳舞,大口的喝酒,然后跟着疯狂的节奏跳最艳情的舞。

 

我听的一头雾水,不知所措的愣在那里,她看看我心不在焉生气的问:你听没有听啊。

我说我听了,只是这个故事太老土了。

她生气的样子恨不得吃掉我:你……你!

我说事实如此。

她说那好,你去过“无聊吧”吗?

我说没去过,有这么无聊的吧吗?

她说:我走了,再见。

我莫明其妙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蒙蒙细雨中,真是性感的背。

 

我以为还可以再见到她,没想到一个多星期都没再出现。而我却十分烦躁的想起了她讲的故事,难道我自己已经无聊到了这种地步?不然怎会想起这么无聊的故事?但我越是告诫自己别想,脑子却越是会去想,似乎他妈的这个脑子早已不是我的而被别人控制了一样。

我打听了几个人大概知道了“无聊吧”的位置,不料却是相当难找的一个地方。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感觉都快把这个小城找遍了最后却在一个小胡同的尽头看到了“无聊吧”这三个字,破旧的木门里偶尔随着人的进出射来温和的光,而周围却很冷清,甚至连一个小卖店都没有,昏黄的路灯时亮时灭,更加觉得这个吧不起眼。

我推开门,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里面火爆异常,划拳声,骂人声,调情声,叫好声,声声入耳,仿佛是地狱里的天堂,这些本该受刑的恶鬼们竟如此欢乐无常。我找了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抬起头时看到对面一个女人,白色的上衣,干净的脸庞,小眼小嘴,昏暗的灯光下感觉与这酒吧很不协调。

我端起酒向她走去,在她面前向她点点头:我可以坐下来吗?

她淡淡的声音我几乎快要听不到:没关系,坐吧。

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我叫郭小三,你不开心吗?

叫我林青好了,为何这样说?我脸上有写难过这两个字吗?

我说没有,感觉而已。

呵呵,小屁孩你懂什么是伤心吗?

我最生气的是有人当我是小孩子,虽然的确我是年龄不大,我说:有些东西是没有年龄界线的。

林青依然呵呵一笑:懂得还真多?

我像一头惹急的狗,想咬人却发现无人可咬,此时酒吧里传来一阵阵掌声,我转过头,原来舞池里有人跳起了脱衣舞,而我却无甚兴趣。

我说你认为我小吗?你看到跳脱衣舞的那个女人吗?是我女朋友!

她很吃惊的看着我:哦?开玩笑。

我心中大笑:不信你看我等一下过去亲她。

 

激烈的掌声和那些男人的叫好起哄接近尾声时,我后悔了起来,为什么要赌这个气呢?我根本不认识那个舞女,这不是自讨苦吃?搞不好被人家揍死,但我还是硬起头皮靠了过去,身后的一双眼睛盯着我,像一团火烧的我难受。

跳完舞的小姐坐在吧台前休息,我上前去说:小姐我可以请你喝杯酒吗?

衣着暴露的小姐转过头来时却让我惊呆了,她正是那个讲故事给我听的女子,而她看到我也呆住了。

我打破沉默:我想亲你一下可以吗?

她说:为什么?

我说:我女朋友坐在那边,你看。我顺手指了一下林青:看到了吧,她是我女朋友,我说你是我以前的女朋友,她不相信,所以我说亲你一下来证明。

哦,那你亲吧。她闭上眼睛,长长的睫尾是如此可爱,我乱了分寸,感觉真是荒唐。在她脸蛋上轻轻吻了一下,不等她睁开眼,我已离开座位。

我走回林青的桌前:你看到了吧。

呵呵,厉害,看来我要另眼相看。

我举起酒杯:来,喝掉,为你的错误干了!

刚才的舞小姐却走了过来:可以介绍我认识一下吗?我叫小梦。然后她伸出手看着林青。

啊?小梦?她把我说的当真了?看着林青尴尬的表情,我心中不禁大笑。

小梦说:你是他女朋友吗?语气咄咄逼人,女人啊,都是这样。

林青惊讶的看了我两秒笑起来:小妹妹你看我都三十了,能有这么年轻的男朋友?

小梦顿悟,在我背上打了一下:哼,我连他名字都不知道呢。

 

那晚后来的情景是我被她们两个女人灌的晕头转向语无伦次,小梦和林青扶着我走出酒吧,拦了一辆车,林青把我和小梦推了上去。我头痛欲裂,睁开眼时却躺在了床上?我蒙胧的眼分不清这是哪里,但分明是一个女人的房间。我想喊一声嗓子去干燥无声,此时小梦走了进来,俨然是刚冲完澡,湿湿的头发贴在胸前,低胸的睡衣是那么性感。我不由自主看了一下自己,衣衫无整还好没有失身。

你醒了?小梦问。

我说:现在几点了?这是哪?

凌晨三点了,我家里。

哦。我冲个澡去。我起身不敢看她的眼睛,长这么大我从没有睡在过女人的床上。

我冲完澡出来,房间里的灯光变的柔和暧昧,小梦看着我,眼里有我说不出的东西。我说早点睡吧,我睡沙发好了。

躺在沙发上我却睡意全无了,思想也出奇的清晰,有点莫名的难耐和不适,辗转反侧。你可以上床上来睡吗?小梦似乎在跟我说话。

哦。我起身向床上走去,几米的距离却是那么的遥远,没有尽头般。我靠了床的一边躺下来,异常郁闷。

我可以枕你的胳膊睡吗?小梦看着我,而我却不敢看她。

我把胳膊伸过去,猛然间她的嘴吻过来,我终于挡不住迎了上去,激情四射。

我停了下来推开她的脸庞说:不行,我还是处男,不能就这么给你干了。

她似乎没有听见我的声音,继续吻了上来,那么的疯狂缠绵。所有的衣服退去一丝不挂,紧张的我不知所措趴上她身,看着她鼻尖还有细细的汗珠。

她却问我:你爱我吗?

我一下子愣住了,欲望如那退潮的海浪随风而去。

怎么了?

我没有说话,停止激情起身穿衣回头看了一眼她失望不解的眼神与我相对后夺门而去。

当我再去那个酒吧的时候,一切已物是人非了。舞池中间依然有人跳着脱衣舞,而我却找不到了小梦的痕迹,人生有两种东西我们永远无法抓住:一是流逝的岁月,二就是后悔。我深深的后悔了,不仅仅是后悔,而且还有愧疚与无助,我打听了很多人,却没有人确切知道小梦的去处,有人说她跟一个老板走了,有人说她死了,更有人说她疯了……

 

那天我穿过广场的时候,看到马路对面有一个衣衫褴褛面容肮脏的女人疯了般在跳舞,嘴里喃喃不清的喊着:来,我给大家跳脱衣舞。

我突然感觉她很像小梦,但又不敢确定……

 

 

郭小三的文字世界

http://anndy333.blog.163.com

QQ:4030526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