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小三

敢梦想,敢追寻,这就是我

 
 
 

日志

 
 
关于我

80后最具实力作家之一。平面设计师,摄影师,小说爱好者,深圳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全国各大报刊杂志。出版有长篇小说《堕欲颓城》(混在深圳和欲望一起堕落),《关系伞》

网易考拉推荐
 
 

三盒月饼  

2006-09-07 12:36:18|  分类: 原创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盒月饼
文/郭小三
 
三皮站在十八层楼的脚手架上,推着从升降机里运上来的沙子和水泥搅拌好的混凝土,就着染红天边的晚霞嘴里唱起改编的小曲:
十五的月亮,照在工地照在床上
静静的夜晚,你也思今,我也思念……
太阳慢慢隐退在了无数的高楼大厦后面,工地上吃完晚饭,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三皮来到一间白蓝相间的小铁皮房间,敲下门走了进去,工头和那调情的小妹脸上的笑容马上阴了下来。
三皮搓搓手说:头,我想支点工资。
包工头推开粘在身上的小妹说:才发工资几天啊,又要支。
三皮愣愣的说:今天都八月十二了,我想买两盒月饼让大刘帮我捎回去。
支多少?
五百吧。
包工头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数了五张,然后在一张纸上写了些什么,说:给,在这签个字。
三皮签了字,拿着钱出去,心情轻松起来。
三皮跟着工头走南创北三年,除了去年自己老娘生病回过一趟,再没回过。来到新工地更是忙,每天有干不完的活,根本请不到家,本想中秋节可以回家团聚团聚,今年看来又是没戏了。
第二天晚上吃完饭,三皮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点的衣服,出了工地,想去买两盒月饼让同村的大刘捎回去。来这个城市大半年了,三皮还没出来逛过,平时城里人看到他们这些搞建筑的,眼神都怪怪的,仿佛他们都有艾滋病,人家都躲的远远的。三皮走在陌生城市的夜里,微风轻轻吹来,看看自己还算新的白衬衣,心里闪过一丝惬意。
大海百货是这座城里最有名的商场,三皮走进去,一下子就晕头转向了。商场里像自己镇上赶集一样,人山人海,张灯节彩,牌坊,灯笼,嫦娥,月饼,俨然一派中秋节的气氛。三皮来到一月饼柜头,旁边穿着唐装的小姐马上笑脸迎上:先生,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三皮头一次听到有人称自己先生,不免愣了一下,说话都结结巴巴:我,我想买几盒月饼。
唐装小姐的脸笑成了一朵花:先生,你可选对了。我们的月饼是全市最有名的,电视台都做广告。
三皮点点头:哦。
小姐看三皮似乎没多大兴趣,问:先生,您是自己吃还是送人?
今年过节回不去了,给家里捎的。
小姐马上说:你看我们这款怎么样?说完领着三皮来到货架旁,取下一款,递给三皮。金属盒子的,上面是全家团圆的图案,烫金的三个草书大字“思乡情”闪闪发光,三皮看着不禁笑了起来,仿佛从那金光里看到了老婆刘银芳的笑容。
三皮小心翼翼地在那金属质感的盒子上摸了一下说:嗯,还不错。多少钱?
唐装小姐说:不贵,160元一盒,买二送一的。
三皮吓了一跳,在自己村里,一斤月饼最多也不过三块钱,160块可以买多少斤啊。
唐装小姐看出了三皮的犹豫说:这个真的很便宜了,每逢佳节倍思亲,这个送回去,想想你家人多高兴啊!
三皮看了看唐装小姐,自己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手中的月饼拿也不是放也不是,嘴里莫明其妙地说:给我两盒吧。
三皮付了320块,拎着三盒月饼出了超市就后悔起来:这么贵,老婆知道了还不骂死我。在快到工地的小食摊上,三皮又买了一瓶尖庄和两斤熟肉。回到工地,大刘的宿舍还亮着灯,三皮就推门走了进去。大刘正坐在铁架床上看那台14寸的黑白电视,看到三皮,说:还没睡啊。
三皮把酒内放在几块砖和一张三合板组成的桌子上说:大刘,你明天要回去啊,我买了酒,整两杯来。
大刘看到有酒,从床上起来,拿椅子凑过来说:你这是干吗,我就是回趟家,送什么行啊。
三皮呵呵的笑笑:咱们毕竟也一个村的嘛,喝两杯酒没什么的。
两个男人就着肉一杯一杯地喝了起来,三皮的头不知不觉开始变的沉重,眼皮也开始打架,但思想还清楚,拎起身后的月饼说:大刘,还要麻烦你件事。
大刘把胸脯拍的直响:有事你直说,还不信我嘛?
三皮说:这三盒月饼是我捎给老婆孩子和老娘的,你帮我带回去吧。
大刘不屑地吸了口气:我以为啥事呢,这点小事?你放心教给我吧。
三皮握起大刘的手说:先谢了,你一定送到啊,这可是三百多块钱买的。
去!你还不相信我?
三皮看了看大刘,还想说点什么,却倒下了。
第二天三皮站在脚上架上,看着衣着整齐的大刘拎着月饼,出了工地,心才踏实下来。
 
回家乡只有一班大巴,每天中午十二点班从这城里发一班,然后在途中二十多个小时才能到县城,再从县城从辆小巴到镇上,三皮的村里落后,至今还没通上车,所以还要从镇上走十五里路才能回到村子。大刘把行李放好,手中捧着三盒月饼,突然觉得自己伟大起来,那一刻仿佛自己不是大刘了,而成了举着炸药包的董存瑞,堵枪口的黄继光,这是多么神圣的使命,想到三皮老婆刘银芳看到这三盒月饼,高笑地肯定会请他好吃一顿,大刘脸上就洋溢出甜蜜的笑容。
大巴车很舒服,坐满了回家过中秋的人,车刚开不久,大家都互相聊了起来,毕竟都是一个镇上或一个县城的人,生疏感一下子就打破了。彼此聊着在城里的见闻故事,哪个老板的小蜜被老婆发现抓破了脸,又哪个工头卷款和小妹私奔了,讲的不亦乐乎。热情劲进过了,大刘也困了,不知不觉闭上了双眼。
大刘梦到了自己的老婆,老婆看到大刘就笑起来。大刘放下行李,手就在老婆身上不规矩起来,老婆开始慢慢呻吟,大刘就抱着老婆上了炕,正在云雨之中,突然屋子就晃了起来,越来越猛烈,大刘从炕上甩了出去,头撞在锅头上。
大刘痛的一下子醒了,发现自己的头撞在了前面座位的扶手上,车停了,窗外一片漆黑,车一辆一辆地驶过,原来大巴车坏了,急刹车停在了路边。
司机钻到车底下鼓捣了快一个小时,还是没好,车上的乘客开始叫起来。乘务小姐说:大家可以下车活动活动,一会就好了。
大刘下了车,外面黑黑的,也不知道是到哪了,蹲在路边抽起烟来。猛然间就想到了那三盒月饼:明天都八月十四了,要是这车修不好,自己成说话不算数的乌龟了?大刘给了自己一巴掌:想什么呢,说不定这车一会就修好了。
抽烟的当间,又一辆大巴开了过来,停在路边,只听见乘务小姐说:给大家十分钟解决自己的事情,不要走远啊,马上就出发。
车上就下来一大帮人,有的抽烟,有的喝水,有的找地方大小便。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走到大刘身边说:大哥,借个火。
大刘一听是自己镇上的口音,递火机过去问:你是XX镇的吧。
小伙子点了烟说:是啊,东旺村的。
大刘的声音一下子变大起来:老乡啊,俺西旺村的。
老乡见老乡,两眼虽没泪汪汪,小伙子却也激动起来:大哥,你这车怎么不走了?
他妈的坏球了,还不知道啥时修好。
这时大刘这车的乘务员小姐说:实在抱歉了,这车修不好了,要明天上午我们下一班车才能赶到,请大家谅解,夜晚天谅,请大家到车上休息吧。
大刘的心情就无限沮丧起来说:小兄弟,看来我是走不了啦今天。
小伙子拍拍大刘肩膀说:没事的,一晚上很快就过去了。
大刘掏出一盒烟递给小伙子说:小兄弟,能托你件事不?
小伙子把烟推回去说:都是老乡,你客气啥,直管说。
我们同村的三皮让我捎三盒月饼回去,看来我是赶不回去了,你帮我送到西旺村行不?这盒烟就我谢你了。
年轻的小伙似乎火了:你把我当老乡不?就这点屁事,还抽你的烟?你教给我吧,我送不到我是乌龟。
大刘一下子似苦海找到了明灯,心情爽快起来,上车拿了月饼,递给小伙子说:你到西旺村随便一打听三皮,都知道。
小伙子接过月饼不耐烦的说:老哥,你就别罗索了,我走了啊。
大刘在后面喊:这可是三百多块钱买的啊,你一定啊。
小伙子回送喊了一声:你就放心吧。
 
小伙子叫王二波,在S城打工,年轻人耐不住寂寞,刚出来不到半年,赶上中秋节,又急着往家钻。坐在车上,手里抱着三盒月饼,外面偶尔照过的车灯,映在盒子上,思乡情三个字就金光闪闪起来,二波平时在厂里天天招头的骂:你小子什么事都干不好,不如回家种田球了。此刻二波觉得自己自信起来:老乡把这三盒月饼托给我,说明这是信任我,谁说我二波干不好事了。兴奋的甚至一夜都没睡着觉。
八月十四下午,大巴车停在了县城,王二波提着三盒月饼和行李下了车,北方的天气已不热了,风中夹杂着些许凉意。二波看了看手中的月饼,突然想起了父母,父母平时都说二波没心眼,二波总是嘴硬,却也做不出能证明自己有心眼的事来。王二波就想在县城给自己父母买两盒月饼,让他们在说我没心眼?
王二波在县城逛了不到半个小时,来到一家超市门前,这超市新开张的,门前还摆着没有凋谢完的花篮,二波心里骂了句:妈的,半年没回来就成精了。
二波走到商场门口,却被一个肥胖的保安拦住了,说:你手里拿的东西不能进去。
靠,这小县城也学起城里了,有看门狗了,嘴上却说:那放哪?
保安指了指旁边的储物柜说:放那里就行了。
王二波走过去,从身上摸出一块钱的硬币,把东西了起来,进了商场。这商场真大,快赶上城里的了,各种商品琳琅满目,节日气氛热情高涨,二波从一楼逛到四楼,又从四楼逛到一楼,最后花三十块钱买了一盒月饼出来。
二波打开储物柜,却发现里面的东西不见了,二波又看了看牌牌上写的号码23,没错啊,柜子也是23,东西呢?二波一下子就慌了,像只泄了气的皮球,瘫在地上。
二波走到肥保安身边问:我的东西怎么不见了?
肥保安脸马上沉下来说:年轻人,不要乱说话啊,我们这可是没丢过东西的。
二波急的叫起来:我刚才明明放里面的。
肥保安说:谁能证明你放进去了?你说放一百万在里面我也信?
二波不知所措的说:我就是放了。
放了就放了,你看看旁边写什么了?肥保安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
二波扭头看到旁边的牌子上写着:自行保管好自己的东西,如有丢失,本商场概不负责。
二波就彻底傻了。提着月饼走到大街上,心乱如麻:自己那几件衣服丢了到没什么,可人家让我捎的月饼呢?
算了,反正他也不知道我叫什么,找不到我,丢就丢了。二波想着又向前走了几步。
哎,我真的要做乌龟?二波摸了摸贴在上衣口袋里的一千块钱:那三盒可是三百块钱啊,等我半个月工资了。于是又向前走了几步。
走到十字路口时,二波突然又折了回来,进了商场直奔月饼专柜,买了三盒金属盒装的月饼,一百块一盒,二波心里踏实下来,想到了车间大门上的四个大字:诚信为本。
午后的阳光定格在了二波爽朗的笑脸上。
 
二波回到东旺村天已黑了,给父母打了声招呼就出了家门,上了去西旺村的路。玉盘似的月亮已升了起来,二波觉得今天的月亮真圆,比八月十五的还圆。
三皮的心里一直像被什么东西堵着,喘不过气来,走到电话亭旁,拿起电话,拨了村长的电话:喂,村长吗?我三皮啊?
三皮,没回来过节啊。
是啊,工地上忙,村长,麻烦你件事。
说吧,一个村客气啥呢。村长直爽地说。
我托大刘捎了三盒月饼回去,你问问俺媳妇收到了没有?
好,没其它事了吧,我马上帮你问。
王二波已看到西旺村隐隐约约稀稀落落地房子了,静悄悄的月光下展开的是一幅乡村气息的迷人画卷,此刻一阵哄亮的声音划破静寂的夜空:刘银芳,刘银芳,你家三皮问你收到他捎的月饼没!
王二波顿了一下,马上加快了脚步。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