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小三

敢梦想,敢追寻,这就是我

 
 
 

日志

 
 
关于我

80后最具实力作家之一。平面设计师,摄影师,小说爱好者,深圳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全国各大报刊杂志。出版有长篇小说《堕欲颓城》(混在深圳和欲望一起堕落),《关系伞》

网易考拉推荐
 
 

一九八四年的猪  

2007-12-22 15:21:53|  分类: 投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八四年的猪
文/郭小三

一九八四年的春天,我开始在我妈的肚子里酝酿,但此刻我的命运却和一只猪有了间接关系——如果是个男孩就养大,如果是个女孩就送给十四婶,从她家换头小猪仔。如今看来这是多么荒谬,其实就算现在我们生活中也有比这更荒谬的事情,在当时却也是很正常的,一头猪仔是相当值钱,若是公猪养的白白胖胖可以卖肉,若是母猪还可再生几只小猪仔,更是赚。关于我到底有没有一头猪重要这个话题我不想去计较,重要的是当时我全家人竟然一致同意这个做法。
一九八四年冬的某个凌晨,天还没有完全亮,此刻的人们都在甜蜜梦乡,雪下了整整一夜,外面一片漆黑寂静,而我家里灯火通明,除了我爸坐在院子里的石墩上大口大口的抽烟外,其它人都在紧张忙着,这全是为了迎接我的到来,似乎我是个什么伟人,或者是为了验证我到底有没有一头猪重要。
天快要亮的时候终于有了结果,我奶奶高兴的喊到:生了,是个男娃。我爸的身上积满了雪,远远看去像个雪人,他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灭,那烟头就埋没在了雪里。我想此时的十四婶一定很伤心,其实结果她更伤心——我出生不到两个小时,她就哭哭啼啼跑来了,她家的那头大猪死了,死的是那样无声无息,就像天上飘下来的雪花一样,静静落在地上,谁都没有看到它何时落下的,但她的哭声却痛彻心扉伤心欲绝不能自已,非要让我们全村人知道她家死了头猪似的,我爸非常的不高兴说:我家刚生儿子你主跑来哭什么哭,丧气。而我奶奶则相当高兴,她说,咱这孙子有福气,是猪转世的,将来一定不受罪。
我常常想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十四婶那天才哭的那么伤心,本来大猪死了,就是让人痛苦的事,而我偏偏又是个男孩,则是痛上加痛。
所以我很想说说我的这位十四婶。
说十四婶之前要先说说她老公,二根,我叫他六伯,是我二爷的六儿子。我二奶奶由于一口气生了六个儿子而闻名我们全村,其实她生一个儿子也能出名的,因为我们那村子太小了,总共两百多个人,别说谁家生个儿子,就算张三家的公鸡非礼了李四家的母鸡都会在全村传个遍,让村民大谈半月不止,由此也可见我们村里的人是多么无聊。话扯远了,生六个儿子的痛苦要远远大于幸福,小时候要喂六张嘴,买六套衣服,买六件玩具,交六次学费,盖六套房子,更重要的是在我们农村娶媳妇,大人们是很要面子的,就算再穷,也得把媳妇给儿子娶了,若做父母的不能给儿子娶媳妇,这是比别人看到你偷看女人洗澡还要丢人。
我六伯是小儿子,前面他五个哥哥娶媳妇已把我二爷的头发都愁白又愁黑愁了几个轮回了,不过也看到希望了,五个都娶了,最后一个坚持一下也就到头了,到时就功德圆满,当别人看到二爷的时候就一脸崇拜的表情拍拍他肩:老二,你厉害啊!二爷就乐呵呵的说:哪里哪里,十个儿子我也能全给他们娶媳妇。我知道这是吹牛,要是十个儿子把棺材板卖了都娶不到媳妇。
二爷那年就养了两头猪用来给六伯娶媳妇用,只可惜六伯娶媳妇没花一分钱。十四婶是人贩子从别的地方拐骗来的。一开始我二爷是坚决不同意的,他想了两方面:
一, 在我们村那些没本事讨不到老婆的才会找人贩子从外地拐一个
二, ;二,如果这女人以后跑了怎么办?
我六伯的出现让他完全打消了这两个想法,当时的情景也可以这样讲:那天人贩子正带着个姑娘坐在我二爷家里,问我二爷这姑娘中不,只要六子喜欢,不要钱都行。我二爷正在思考之际,我六伯就从地里回来了,放下锄头,跌跌撞撞进屋里来,于是他和十四婶就一见钟情了。十四婶是很美的女人,很像四川人,如果四川人不介意我这样说的话,若是介意我就只能说她长的很像个美人。六伯当时就怔在那里不动了,十四婶也看到了六伯,顿时两腮菲红,垂下头来。人贩子问我六伯:这姑娘怎么样,中不?我二爷咳嗽一声,但我六伯此时啥也听不到了:中,就这个,爹,我这辈子就娶她了。
我二爷顺水推舟就成了这门亲事,十四婶不仅不跑还非常喜欢我们这里,她说在我们这过的真好,不用去地里干活,吃的还有肉,在她们家好苦啊,男人干什么女人就要干什么,背石头抗东西全是累活。婚后的日子还挺甜蜜,男耕女织,和和睦睦,我六伯干起活来也更卖劲了,以至于一顿饭能吃下六个馒头,当然,白天在地里忙活,晚上到床上还要累一阵子,吃六个馒头都有点少了。日子也一天天好起来,十四婶还养了几头猪,个个又壮又胖,乐的我二爷和二奶嘴巴都合不拢:嗯,这姑娘不错,小六还是有眼光的。
一切都好的时候,十四婶的肚子却好不起来,二爷的大儿子的儿子都八岁了,连老五媳妇的二胎都生了,十四婶的肚子还是平展展,没有任何突出的迹象。二奶奶心急如焚求香拜佛,庙里神像前都被她跪出个坑来了也无济于事,我六伯晚上干活的时候愈加卖力,仿佛抡着锤子在打铁,一会就能造出个镰刀来。日子久了,我六伯对这事也失去信心了,不只我六伯,我二爷二奶和他那些大儿子到五儿子加上他们的媳妇,全都对十四婶嗤之以鼻,眼神充满恨意,似乎上了当买了个假冒伪劣产品回来。当然我六伯还是很疼十四婶也很明事理,他没有嫌弃十四婶,只是上床的时候再也没了往日的雄风。
本来六伯也想过领养个儿子回来,可那年头儿子是值钱的东西,谁都当个宝贝似的舍不得卖,不得以才想到用猪换个女儿回来。十四婶常常站在猪圈口,老母猪又下了一窝猪仔,一个个白白净净,吃的吧嗒吧嗒,然后睡的香甜,看着看着就流泪了……
我十二岁离开村子的时候,人们已经不再提这件事了,十四婶的头上已隐隐有了一丝白头发,却最终也没有换一个女儿回来,因为那时猪已经不值钱了。

去年我奶奶八十大寿,我携妻回去祝寿,十四婶已满头白发,皱纹密布,以至于我都没有敢相认。我奶奶指着我说:六妹子,这是咱小三啊。
十四婶抬起头来看着我,也许她不敢相信我都这么大了:是吗?都不敢认了,这么大了。眼神里满是激动,村里人都是这么的朴挚。
我说十四婶是我啊,你看我老婆都快生了。
十四婶的双眼就被泪水模糊了:要是小三当年是个女娃多好啊!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