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小三

敢梦想,敢追寻,这就是我

 
 
 

日志

 
 
关于我

80后最具实力作家之一。平面设计师,摄影师,小说爱好者,深圳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全国各大报刊杂志。出版有长篇小说《堕欲颓城》(混在深圳和欲望一起堕落),《关系伞》

网易考拉推荐
 
 

凉皮依旧笑炒粉  

2008-01-29 17:32:24|  分类: 投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凉皮依旧笑炒粉
/郭小三

下午我在文化中心的休闲吧看书时,有个声音叫我,我抬起头,看到了sky,一位曾经的同事。那时我们在一家玩具公司,做电子商务,其实说白了就是每天没事干,坐在写字楼的电脑前发呆聊天泡MM,公司的其它员工说我们是白领,我们觉得自己屁领都不是,工资少的可怜,虽然衬衣是很白。
市场部就我和sky两个人,我进公司比他晚一个星期,我们经理很牛气冲天,一心想把我们做成国际贸易型的大公司,非要在我们的名片上用全英文印刷。经理问sky你有英文名吗?sky看了看天空,说,就叫sky吧。最后名片印出来了,我除了认识他名片上的sky和我名片上的anndy外,其它全不认识。老大却说:这就是水平,懂不?不懂就对了。那段时间我和sky挺郁闷的,公司刚成立,没什么好做的,不是接不到业务,就是接到业务做不出产品。天天对着电脑我们两个哎声长叹,却又麻木的接受着这无聊平淡的生活。
那时我们最常干的就是中午吃完饭去打两盘桌球,常常我是输多赢少,因为每次去打时我都兴致勃勃,拿起枪杆索然无味没了心思。还有一件事就是晚上下班后去夜市喝两杯,那时sky刚失恋,我也刚失恋,正是完全的同病相怜。
出了我们公司,向左拐大约五十米是一个十字路口,十字路口朝南走500米大概就是夜市了,每天晚上人海如潮,全是白天在工厂里打工,晚上出来放放风。所以如果你白天来这里都会怀疑晚上会不会这么热闹。整个一条街一百米左右,不算长,卖什么的都,衣服,水果,小吃,小生活用品,书刊碟子,其中不少都是带点色情的。可能这些做小贩的也是为了广大人民着想,工厂里的打工妹和打工仔们,想过过性生活还是有点困难,还不如看看书或是VCD意淫一下。
我们最常去的一个小摊是卖小吃的,就是炒粉啊熟食小菜一类的,我们常常点盘花生米一盘猪耳朵再加一箱啤酒,慢慢的边吃边聊边喝。这个小摊旁边的一家卖陕西凉皮的,我是北方人,比较喜欢吃凉皮,有时候常会吃上一碗。卖凉皮的是个女人,挺年轻的,我对sky称作凉皮妹妹,正宗陕西安康人,做出来的凉皮是挺好吃的,很薄又有韧性,非常爽口,可惜sky是湖南的不爱吃。她的老公可能是在厂里打工的,经常到十点钟左右,可能刚加完班,会过来帮下忙,有时我们也会叫他喝上一两杯,他总是不好意思的样子,说:我不能喝酒,你们喝。
卖炒粉的也是一对夫妻,三十多岁的样子,女的我们称为炒粉姐姐,长的有点胖,小小的眼睛,见到顾客就笑,一笑就分不出她是睁着眼还是闭着眼。男的就较瘦,很精干的样子,手中的炒锅翻来覆去,一手功夫甚是了得。炒粉姐姐的动作常常较慢,顾客就常催她:喂,老板娘,我的菜怎么还没上。男人听到就发火了,用身体碰碰她示意她一边去,她就不开心了,嘟起嘴生气的样子。一看到有顾客看她,她马上又笑起来。男人三下五除二就把菜搞好,然后给她个恨恨的眼色,她端起来给顾客送上。看着他们俩,我常常觉得挺甜蜜的,生活或许就是这样,吵吵闹闹,一个眼色,一个动作,平淡又生动。

我和sky在文化中心看了一会书,走出去的时候天已黑了。Sky说去他家吃饭,我说算了,我们去夜市逛逛吧。他说好啊,从那公司出来都一年多了,时间真快。我一想,靠,可不是,去年国庆后我就离职了,现在马上就一年了。于是我们打车又去了那家公司,公司的位置较偏僻晚上很安静。我们到公司门口,大大的门楼没有一点改变,一年前挂上去的不锈钢厂牌在夜色下依然闪着亮光。保安看到是我们迎上前说:呵呵,在哪发财呢,这么久不见。
我说哪里了,瞎混呗。
保安说:你们走了,厂里很多人都走了,现在差不多全是新人。
我突然有了种物是人非的感觉。简单的聊了几句,本想约个认识的同事一起吃饭,可惜当时较熟的全走了。心里蛮伤感的,今天来这里干吗了?找找伤感?还是品品岁月流逝的无情?
我说:sky,我们去夜市喝酒吧。
Sky说好啊。
我们从厂门口慢慢走到十字路口,像一年前无数个夜晚那样,似乎又回到了一年前的时光,一年的时间真的如此快吗?感觉为何像昨天般一样?我们走到卖炒粉的小摊旁,那老板娘竟然还认得我们,满脸激动的说:你们两个好久没来了,去哪混了?
我听了又一阵伤感,在这个快节奏的都市,多少人来了,又有多少人走了。有一天还有一个你不太在意的人说记的你,何尝不是一种感动?
我说:sky,点什么吃。
Sky说随便吧。
炒粉姐姐马上说:一盘花生米和一盘猪耳朵,再加一箱啤酒?
我惊讶加感动,接受她的见意。偶然转过头,旁边卖凉皮的也依然还在。
我起身走过去说:喂,来份凉皮。
凉皮妹妹没有生意正趴在桌子上,看到是我,说:是你!好像一个老朋友久别重逢似的。
我说是我啊。她说你好久没来了,我说是,我换工作了。
然后她熟练的抄起大碗,盛上凉皮,放上佐料,不一会,一碗散发着香气的凉皮就呈现在了面前。我说:放那个桌上吧。
凉皮妹妹说在这边桌上吃吧,别影响人家生意。
我说怎么了?以前不都是在那边桌上吃的?他们摆小摊,每家都占一个位置,摆几张桌子,互不侵占彼此。
凉皮妹妹叹了口气说:前两天吵架了。
我不好意思再问什么说:没事的,我在那边也叫了东西。
我端过凉皮跑到sky面前吃起来,我们叫的东西还没来,所以sky只好看着我吃。炒粉姐姐正在那边忙着什么,我看了看sky,对着炒粉姐姐说:喂,老板娘,快点好不。
正在炒菜的男人听到我的喊声,放下手中还着火的锅,踢了女人一脚,虽然我听不到他说什么,我想一定是在指责女人的慢慢吞吞。女人好像不服气的样子,挤了挤男人,男人一把推开炒粉姐姐,自己亲自去弄。炒粉姐姐退到一旁,很委屈的样子。我突然责备起自己来:为什么要催她呢。
炒粉姐姐端上男人搞好的小菜,说,不好意思啊。
我说没关系的,不急。她一眼看到我的凉皮,然后抬起来狠狠看了一眼正在那边忙的凉皮妹妹,故意大声地说:哼,某些人真是不要脸的。
凉皮妹妹似乎也听到了,向这边看了看。炒粉姐姐又叫道:喂,你不能这样做生意吧。
凉皮妹妹忙走过来说:大姐,不好意思啊。挺委屈的样子。
我对炒粉姐姐说:大姐,是我让她端过来的,我朋友坐在这里,我不好意思坐那边。
炒粉姐姐又瞪了一眼凉皮妹妹,跟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哼。想想刚才被她男人委屈的样子,突然很想笑:女人啊,呵呵,真复杂。
我们吃喝完毕已是十点钟左右,我把盛凉皮的碗端起来送给凉皮妹妹,说:多少钱。
一块五。
我掏出钱递过去说:刚才真不好意思。
凉皮妹妹找了我钱,笑着说:呵呵,没什么了,下次再来啊。
我说一定,转过身回去对炒粉姐姐说:老板娘,多少钱?
她算了一下说:总共48块。我掏出五十块递给她,她用油腻的手在身前的围裙的大袋里摸了两块钱找我,同样说下次记得来啊。
我和sky离开座位,边走边说下次一定来的。走出大概十多米,我回过头看了一眼,炒粉姐姐正在和男人说着什么,凉皮妹妹则坐在椅子上看着来往的人流发呆,偶然还笑了一下。
突然觉得在这迷乱的夜色下,她笑的真美……
 
 
郭小三的文字世界
http://www.guoxiao3.com
QQ:4030526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