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小三

敢梦想,敢追寻,这就是我

 
 
 

日志

 
 
关于我

80后最具实力作家之一。平面设计师,摄影师,小说爱好者,深圳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全国各大报刊杂志。出版有长篇小说《堕欲颓城》(混在深圳和欲望一起堕落),《关系伞》

网易考拉推荐
 
 

你的天堂在右还是在左?  

2008-07-19 21:51:29|  分类: 原创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的天堂在右还是在左? 
——读郭小三《混在深圳,和欲望一起堕落》后评 
文/楚如月


天堂向左,深圳向右。是很多年前一本审阅深圳的书,我盗用了这个名字作为这篇评论的开头。这本书我没有看过,很多关于深圳的东西我完全没有接触,也没想过某一天要到深圳这个地方锤炼自己,可是一直在深圳跌宕着梦想与现实的小三,某一天他对我说,给我的一本小说写个书评吧,然后,我透过小三的《混在深圳,和欲望一起堕落》,揣摩我从来没有熟悉过的深圳,那个据说离天堂很远离现实很近的地方。 
《混在深圳,和欲望一起堕落》篇幅并不算长,大约十五万字都不到,可是我开始到结尾,都没有记住里面任何一个女人的名字。生活、爱情、欲望、理想,好像是这个时代里永远纠缠于人们心头却难以取舍的几个方向,这些几千年来都在不断摸索的东西,人们活在其中,也没有想现在这个时候这么迫切地需要找到一个答案,找到一个平衡四者的支点。为什么以前的人们并不需要找到这个支点,而现在的人却需要呢? 
中国的文学,与国外与西方的文学很不同的地方,它更局限于人与人之间的文学,人与物的关系比较淡薄,加上表达的含蓄,几乎都带上意识流的表达形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朦胧派诗地的现与繁茂把意识流带上了中国文学历史最高峰。之后,进入二十一世纪,继续在意识流的创作上摸索,七十年代末出生的人,受到意识流的写作影响比较巨大。 
无论是朦胧派时期的写作,还是二十一时期的写作,文字都带有时代性的创伤,无法弥补的找不到出口的创伤。但是这两个时代的创伤又是不同的,八九十年代的朦胧时期,他们的创伤是集体性的,那一代的创作者有些经历了抗战时期,有些经历了大困难时期,有些经历了十年文革浩劫。这些创伤是时代亲手砍在每个人身上的伤痕,他们并不能够左右自己的人生不在历史的隐晦中沉沦,在他们的青葱岁月里被流放到山村田野高山平原,课本是小小的红本子,很多有力的思想都被压抑着,找不到生命的权利到底在谁的手里。到了一切都可以解放时,蓦然回首,青春所剩无几或许已经一去不返,可是理想、爱情、生活、事业,此类人生种种追求,居然都还没有真正开始,尤其,长期的压抑已经失去了表达自己追求精彩的能力。于是,每个人对生命迟来的自由的伤痕演变成集体的创伤,在朦胧派诗里集体可见。 
以前经常听到那么一句话:爷爷时代战乱死,爸爸时代劳碌死,儿子时代幸福死。根据一个家庭的繁衍与消亡,儿子时代说的正是改革开放前后出生的那代人,这一个时代里没有战乱硝烟,没有饥饿浩劫。这一代人在父辈的眼里坐享其成了新中国革命与发展的成果,被父母呵护着长大,从小到大基本不容承受生活的磨难,物质丰盛。可是,这一代人的文字里,充斥着创伤,忧郁、郁闷、死亡、性、焦虑、游戏等文字出现的频率创历史新高。 
郭小三的《混在深圳,和欲望一起堕落》,性几乎是整篇文字的主要内容,没有花样百出的描写,只有不断变化的女性面孔,在身体的欲望里爱情还有没有?在尔虞我诈的商场上还有谁值得相信?大家都想找到一个答案,可是又旺旺畏缩。大家都很随便,随便的以身相许,随便的利用身边一切以达到自己的目的。手段并不重要,方式也不重要,唯有目的最重要,只要目的达到了,其他都可以不问。很多40岁以上的人纷纷批判七十年代末和80后的人都活的太张扬,太糜烂。可是,他们就是这一代人的父辈,正是他们教养出他们所指责的一代。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一批人已经成为社会的主流,他们在社会上苦苦挣扎着,父辈讲的世外桃源只是作者做的一个梦,可是成长的路上没有人告诉他们那不过只是个梦,他们坚信着,当梦终被现实无情击碎,创伤就凸现出来。 
其实创伤一直都存在他们的身上,只是没有向现在表露出来,这一代人没有苦难经历,缺乏苦难记忆,无论从心智还是人格的独立上,都存在了先天的缺陷,对外界的变化反应过于敏感正是确实这种缺陷的激烈表现。可是人们都忽略了这点,只是淡淡的说,这代人心理承受能力太差,太敏感。而这种敏感,进入到社会这个大炼炉里,势必会引起激烈的心里反差。有的人心理平衡能力比较好,很快就可以扭转过来乐观地接受这个世界;有些人依然理想化,会接受这个世界但也成为愤青;有些人可能花上几年都扭转不过来最后黯然地生活;更有一部分走了极端。即使是走在生活正常路的人,也会变得焦虑不安。 
焦虑是现代人的常态,社会竞争激烈化的衍生物。《混在深圳,和欲望一起堕落》的人们也是焦虑的,寻觅,彷徨,生活就在吃喝玩乐时代迁移城市变迁里纠葛不清,历史责任感在哪里?在谁的身上都找不到。生活的趣味是什么?好像没有人有时间提及,时间都被生活的压力占去,被欲望占去。生存的压力,好像比任何一个时代都庞大,像一座五指山,压在每个人的头上,不堪逼迫。于是,衍生出自己不得不面对的欲望。欲望是这个时代里暧昧不清的这么一个东西,它与物质,与所有的一切都连结起来,满足了愿望,理想还是远在彼岸。在生存成为第一主题的年代里,理想成为奢侈品。以前人们谈起理想意气风发,现在还在谈论理想只会被人们嘲笑不切实际。 
所以,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正成为社会主流的一代,他们都带着时代的创伤,而这种创伤却是个体的,他们的创伤不是时代主流形成的,他是有个体成长的轨迹、教育与心理承受能力决定。他们的自我意识快速苏醒,比父辈比任何一代都要清晰,迫切地想实现自己的价值,可是真到了社会,发现自己面对理想与现实却是无能为力。迎头一击,过去的时间崩塌,创伤加大。很多人批判说现在的年轻人没有忠诚观和归属感,其实,那正是这种个体创伤的外在行为表现。 
人的一生必须要解决三大矛盾:一是人与物之间的矛盾,二是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三是人与自己之间的矛盾。这三者的解决顺序不能乱,但是中国的教育已经一开始就忽略了前面两个矛盾,直接到了第三个矛盾。而社会则要求矛盾一个按一个地解决。 
郭小三正式85年前生人,在天堂向左,深圳向右的这么一个地方,生存与发展,理想与现实,外界与自我,在不断违背自己来求得自己欲望的满足,可是,尽管不断地放弃自己,也只是与欲望一起堕落。 
《混在深圳,和欲望一起堕落》的写作方式与文字上的运用,保持了作者过去一贯随意的风格,作者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可以雕琢的痕迹比较淡,这点让人感觉很好。但由于写作时间的断续,某些文字不是很连贯,影响了阅读的美感。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