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小三

敢梦想,敢追寻,这就是我

 
 
 

日志

 
 
关于我

80后最具实力作家之一。平面设计师,摄影师,小说爱好者,深圳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全国各大报刊杂志。出版有长篇小说《堕欲颓城》(混在深圳和欲望一起堕落),《关系伞》

网易考拉推荐
 
 

另一种计划生育报告  

2009-04-05 11:10:28|  分类: 原创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另一种计划生育报告
文/郭小三
 当林素谣接到那个报警电话的时候,她当场晕了过去。虽然她在11O报警中心已经工作了三年,各种各样的惨剧发生在她心里都已司空见惯,有人猫爬到墙上下不来了,有人出车祸了,有人打架了,有人被绑架了……这些每天不计其数的或可笑或悲惨的接警电话就像平静湖面上被一颗小石子激起的层层涟漪,起初是有点波澜的,然后慢慢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变的平静如初,再也激不起任何风浪。可刚才这个报警电话,和她是息息相关的,甚至比她的性命还重要,似乎不晕过去都不足以说明事件的重要性。
 林素谣今年三十六岁,从十六年前开始,她家人就为她的终身大事操心不已,仿佛她是那早晨的霜露,经不起阳光的照耀,不早点嫁出去,瞬间便会蒸发死去。生活中的事情往往都是这样,你越在意,越是事与愿违。林素谣对家里的期盼从来都是不放心上或者说是无动于衷,因为她觉得自己还算是优秀的一个女人,无论从长相性格还是为人处事工作能力等各方面来说,都是拿的出手的。等她过完二十七岁生日的时候,她感觉到了事情有一点严重,于是便开始接受家里为她介绍的对象,每一次相亲她都信心满怀而去,失望扫兴而归,就这样一直到她过完三十三岁生日。此时林素谣的家人仿佛不那么急躁了,好比一件东西,一开始你认为一定可以得到的,最后却发现是不可能的事情,你的心情肯定会变的有点无所谓,甚至是破罐子破摔的意味。
 林素谣被这种意味搞的有点恼火的时候,她遇到了王元,也就是她现在的老公。他们的相遇有点浪漫气息,像电影似的,那天林素谣在咖啡厅等一个女友,那女友临时有事不来了,她起身结帐想去商场逛逛,结果却发现出门时忘记带钱包了。负责结帐的服务小姐站在旁边,看着窘迫的林素谣,一脸不屑和鄙视的神情,那样子似乎在说,没钱还学人家喝什么咖啡啊。正当林素谣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位男人出现了,他风度翩翩地说,我来买单吧。这男人就是王元。
 毫无悬念的,林素谣开始谈恋爱,也许这恋爱来的太迟,所以彼此都有点急切,不到半年就结婚了。王元比她大十岁,离婚,无子,某家公司的老总,各方面来说配三十三岁的林素谣都绰绰有余。结婚十一个月后,林素谣生了一个儿子,被全家人都视若掌上明珠,宠爱的俨然像位小皇帝。
 刚才的报警电话,确切的说是王元打给林素谣的手机,是他们的儿子王木失踪了!一个国家的皇帝失踪了可想而知是多么严重的一件事。林素谣在同事各种的目光中清醒过来,张口嘴哇哇大哭起来,尖锐的哭声把大家都扯到了一种悲伤的气氛中,女人的哭声也许天生就有一种让人悲悯的气氛,于是大家自觉的开始安慰她,显然这种安慰是无济与事的。世界上又有谁能理解别人的痛苦呢,而且这痛苦还和自己毫无关系。
 警方已经展开了调查,林素谣和王元的一家人也都加入到了苦苦找寻的努力中去。一个星期多过去了,林素谣感觉到了一种绝望,她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整夜的时间都是在一个接一个的噩梦中度过,她梦到小王木被人拐卖到了偏僻的小山村,梦到小王木被人挖了心肝,总之每一个梦都是那样的让她肝肠寸断痛不欲生。王元的表现并不比她好多少,一个中年男人的承受力应该很强大,可他却是那样的悲痛欲绝,从不抽烟喝酒的他,开始一支接一支不停的抽烟,黑暗中的烟头忽明忽灭,像是谁哭红的双眼,有天晚上他还跑出去喝了一场酒,大醉而归,睡在沙发上吐了一地,房间里迷漫着污浊的味道,像一缕缕古老又恶毒的咒语。
 三个月后,事情毫无进展。林素谣和王元的情绪已经趋于平静,林素谣甚至提出再生一个的计划,王元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事情好像就这样不咸不淡的过去了,只是在某个时刻会忽然让人刺痛一下而已,比如看到别人一家几口幸福缠绵的表情,那种刺痛更加强烈。半年后的一个晚上,事情发生的是那样突然,坐在餐桌上的王元,咽下嘴里的最后一口饭,把碗轻轻放在桌子上,语气平静地说:素素,我们离婚吧。
 林素谣似乎早已对这句话有过心理准备,所以并不慌乱和难过。她只是问了一句:非离不可吗?
 王元说我从小没了父母,孩子对我是相当重要的,你知道我为什么离婚吗以前?就是因为我前妻不肯要孩子。我无法活在这种阴影之下。
 林素谣没再说话,她也许能理解他的一切。第二天一早,他们一起去了民政局。她看到那些或哭或面无表情的一对对夫妻,感觉生活太像一场电影。民政局的办事人员照例问了一句:你们都想好了?
 他们谁也没说话,直接拿过文件签了字。林素谣觉得离婚简直太顺利了,比结婚还要容易,结婚的时候忙里忙外生怕漏掉什么,可结婚只需要签两个名字罢了。王元什么都没要净身出户,这多少让林素谣心里有点感动。于是他们相约去吃了一顿最后的午餐,就在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咖啡厅,两个人沉默不语,静静的吃着东西,音质很好的音响里放着一首英文歌《我的名字叫伊莲》,旋律平缓的很符合林素谣的心情,吃完东西,她说我忘记带钱包了。王元说:我来买单吧。
 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
 王元走后的时间里,生活又恢复了正常,家人同事和朋友又开始为她的婚姻大事做出各种指点,她也乐以接受各种安排。原来她以为曾经的所有会一如继往的过去,直到那天她接到一个报警电话。
 那是林素谣离婚后两年后的夏天,整座城市出奇的热,新闻上报道气温已超过五十年之最,人们每天所做的事只剩下两件:吹空调和流汗。那个电话很平常,有位女士打电话报警,她一岁的儿子失踪了。林素谣的心中一阵刺痛,像一座远古的冰山瞬间倒塌。她机械的记下时间地点报警人姓名,然后交给了同事,自己躲到洗手间,默默哭了一场。
 也许是同病相怜的情愫作怪,林素谣对这个案件有点关心。她还为此请刘建军吃了顿饭,因为这案件是由刘建军负责的。刘建军也离过婚,后来一直单身,对林素谣很照顾,当然也有那种想走到一起的意思。林素谣请他吃饭,他当然知无不言,那位女士相当可怜,三十六岁了才生孩子,这个年龄产子是有一定危险的,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生下了,谁料一年后孩子却失踪了。刘建军一边讲述一边流露出悲哀的表情,那样子就像是他的孩子失踪了一样。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林素谣问了一句:孩子父亲呢?
 刘建军喝了一口啤酒,接着说:孩子的父亲和我一样,也离过婚,叫李镜,为什么我记得这个名字呢,因为前不久在网上看了一篇小说《混在深圳,和欲望一起堕落》,男主人公名字就叫李镜,所以我印象很深刻。据调查,李镜是一家公司的老总,前年从外地来我们这投资的。
 林素谣突然之间就想起了王元,他也不是本地人,从外地来投资的商人,生活里的巧合处处皆是,可她还是有点心神不定。她说:建刚,能给我看看李镜的照片吗?
 刘建刚悲伤的表情刹那变的有点吃醋,或是忌妒。他说这个不太好吧,公民的隐私资料我们是要保密的。林素谣举起杯子说:来,不说了,咱们干一杯。
 这个夜晚是美好的,也许注定了要发生点什么似的。出了饭店,林素谣说我有点晕,然后顺势倒在了刘建刚怀里。成年男女之间的事情,不须多说什么,说多了就显得有点虚伪和矫情,于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是心照不宣和水到渠成。
 第二天下午的工作时间,刘建刚发了条短信给林素谣:李镜的档案我查了,只有一张身份证上的大头照,下班我拿给你看看。
 傍晚的彩霞染红天边,越发显得这座城市像个火炉,没有一点风,路边的柳树垂头丧气一动不动。林素谣说照片呢?刘建刚卖了个关子,对林素谣说:昨天你请我吃饭了,今天我请你吧,边吃边看可否?
 林素谣点头答应。饭店里的冷气多少让人感觉有点舒服,点完菜等候的期间,刘建刚拿出一张折好的A4复印纸,递给林素谣说:你看吧。
 林素谣打开,看了一眼,惊呆了。照片上那个人和王元一模一样!天下间竟有如此的巧合!刘建刚问:怎么了?
 林素谣说,这人怎么和我前夫一模一样?
 刘建刚又有点不高兴,说:哪可能啊。你前夫我也见过一两次的,我怎么没发现。
 林素谣递过去说:你仔细看看?
 刘建刚一看也惊呆了,虽然他真的只见过王元一两次,每次都是匆匆而别,可印象还是有的,印象里的王元,是和照片上的李镜很像,怎么会如此巧合?难到天底下真的有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先前愉快的心情消失了,这顿饭吃的很沉闷。刘建刚送林素谣回去的时候,在楼底下也没有表示要上去坐坐的意思,他只是随口说了句:这事我得查查。
 两个星期、十四天、三百三十六小时、二万零一百六十分钟之后,一份调查表格摆在了刘建刚的办公桌上,他的心情相当复杂沉重,这份表格上的内容是如此的不同和出奇的相似,让他不得不惊叹于世间的包罗万象和无奇不有。他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份表格给林素谣看看,这份表格上的数据是这样写的:
 赵小明,泰安人,1984年12月15日与肖红离婚,原因:女儿失踪;
 林文镜,保定人,1988年3月8日与李艳霞离婚,原因:儿子失踪;
 陈刚,南阳人,1993年7月19日与吴丽丽离婚,原因:儿子失踪;
 史正东,长沙人,1998年5月3日与李文离婚,原因:儿子失踪;
 刘玉才,襄樊人,2002年11月11日与陈青燕离婚,原因:女儿失踪;
 郑阳,桂林人,2004年8月29日与胡菲离婚,原因:女儿失踪;
 王元,佛山人,2007年4月20日与林素谣离婚,原因:儿子失踪;
 李镜,大连人,2009年3月29日与刘娟离婚,原因:儿子失踪。
 (全文完)
 
 郭小三 2009年4月5日凌晨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