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小三

敢梦想,敢追寻,这就是我

 
 
 

日志

 
 
关于我

80后最具实力作家之一。平面设计师,摄影师,小说爱好者,深圳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全国各大报刊杂志。出版有长篇小说《堕欲颓城》(混在深圳和欲望一起堕落),《关系伞》

网易考拉推荐
 
 

32  

2011-06-27 17:57:58|  分类: 长篇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二)

坐在灯火通明的马路边,不停的抽烟,我心中却翻江倒海。人生活了将近三十年了,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有过如此强烈的感觉,肖红,如果你能马上出现在我面前那该多好?不知道老姜这家伙,对你怎么样了,是不是非礼了你,还有我们的孩子……我简直不敢想下去了,我似乎隐约的看到,面目狰狞的老姜,拿着一把菜刀,轻轻划破肖红的肚子,掏出那个还未成形的孩子,哈哈的疯狂大笑,李镜,你他妈的不是不还钱吗?那我就送你的孩子上天堂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心中越来越不安,恨不得从路边抓个人过来暴打一顿。毛二的电话打过来,说李哥,人找到了,这家伙还在公司加班呢,不可能绑架嫂子吧。

我说操,你别罗索,给我弄到个安全的地方,好好审问审问。

毛二说哥,我办事,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我说真的谢了兄弟,找个小弟过来接我一下。

坐着一辆挂着外地牌照的小夏利车,被毛二的小弟拐来拐去的带到一片城中村内。心想他妈的黑社会也真难混,我在深圳这么多年,也不知道还有这么难找的地方。下了车跟着小弟,上了一栋农民房,爬到七楼,在一处门前停下,小弟敲了三下,门开了,我走进去。屋内没有任何家具摆设,老姜被绑在墙上的铁钩上,身上血迹斑斑,黑色的休闲裤上沾满了不同形状的脚印。心中顿然有点不忍,却也觉得是他妈的自作自受。

我抑制不住冲动,上去一顿拳打脚踢,老姜低着头,狠狠的看着我,我一拳打过去,叫道:让你他妈的看,我老婆呢?

老姜的嘴角渗出殷红的鲜血,那样子似乎在嘲笑我的拳头还不够硬,我喊道,你到底说不说!

老姜说我真的不知道,你小子别让我活着出去。

操你妈,还嘴硬。我又是一阵猛打,毛二从身后抱住我,劝道:李哥别打了,这样会出人命的。

我说人命?我老婆两条命还不知道在哪呢?这小子还嘴硬,我不打行吗?毛二拦我不住,老姜被我打晕了过去。一个小弟去洗手间接了一桶水,朝老姜的头上猛泼下去。

毛二说李哥,这家伙也这就是为钱,嫂子肯定没事。这样也不是办法,处理不好,咱们都不好办。

我问:那你说怎么处理?

毛二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说哥,我也不知道啊,我也从来没搞过这事啊。

我的电话突然响起,一个陌生的号码,房间里的人都静下来,看着我。我接了电话,肖红熟悉的声音传来,李镜,你在哪啊,来接下我吧。

我快疯了似的,说:肖红,你在哪啊,你没事吧。

我,没事啊,下午去买菜,遇到个以前的旧同事,她约我去喝了杯咖啡,想给你打个电话,却没电了,就没说。没想到聊的太久了,你来接下我吧。

靠!原来一场误会?

我挂了电话,毛二说李哥,这,怎么办?

我说还能怎么办,你说吧。

毛二说要不这样吧,加五千,给你弄到山西黑窖上去,保证没后患。

我抽了支烟,想了想,说:行,就这么办吧。

我飞身下楼,恨不得能拥有刘翔百米冲刺般的速度,从来没有如此强烈的想见到一个人的感觉,那种迫不及待就连一秒钟都不想等,生怕迟一秒地球就会从宇宙中消失。我拦了车,坐在副驾位上不停的催着那位的士大哥,快点,再快点。司机有点烦了,不情愿的说了句:兄弟,我都跑到一百二了,你当这车是法拉利啊。

我付钱下车的那刻,抬头就看到坐在商场门前台阶上的肖红。她可能有点累了,表情迷茫,不停的张望着四处,仿佛一个迷路的小女孩子在等待自己的父母,我突然很心痛,她身旁还放着买好的菜,就那样坐在那里,挺着肚子,在我眼中却扔是风情万种。我在想着她是不是就这样提着菜去了优雅的咖啡厅,呵呵,一定有点窘相吧。我走过去,喊了一声肖红。

她看到我,吃力的起身,说李镜你怎么才来,我等的无聊死了。

我说刚才有点事处理。

肖红说走吧,回家做饭,就知道你还没吃饭,当宵夜吃吧。

我突然冲上去,猛的抱住肖红,眼泪忍不住的夺眶而出,肖红惊了一下,说怎么了李镜,在大街上不怕别人看笑话啊。

我哪里会在乎谁的笑话,就那样紧紧的抱着她,仿佛一松手,肖红边会被无边的黑洞吸走。我说肖红,你答应我,永远不离开我。

我最爱的人,伤我也最深,

说走就走剩下我孤单一人,

谁口口声声说爱我一人,

你这样对我,心不心疼?

肖红用空出的一支手,轻轻拍着我的背,说:乖,别傻了,我这辈子都是你的。

我说不行,这辈子不够,下辈子也要跟我。

行,下辈子投胎做只猪,你也养我,行了吧。

我破涕而笑,像用鬼把戏骗到棉花糖的小孩般开心。

回到家里,先冲个澡,肖红开始在厨房操劳。不一会两碗面就端上了桌,说实话还真的挺饿,狼吞虚咽一番。肖红拿着筷子,看着我偷笑。

我说看什么,没见过我吃饭啊。

呵呵,我是在想,我肚子里的是男孩还是女孩,你说呢李镜?

我?我可不重男轻女,是男是女都行,讨论这没啥意义,要不等生了,不满意,咱们再造一个。

去,我才不生两个,生孩子是个很痛苦的事,哪像你们男人,爽完就没事了。

我说行了,别说了,你说这话被孩子听到,小下生出个流氓。

对,就是流氓,像你一样。对了,你说给孩子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我说这还没想过呢,不过难不倒我,容我想想。

吃完饭,躺在床上,似乎怀孕的女人最容易犯困,肖红不一会就睡着了。我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迷迷糊糊之中,总感觉黑暗中有人在紧紧盯着我,那姜那血肉模糊的脸若隐若现,他伸着血淋淋的双手,死死的掐住我的脖子,嘴中咆哮着:李镜,我要杀了你,李镜,我要杀了你。

我猛然坐起,一身冷汗。看着甜蜜的睡在旁边的肖红,表情那么的恬静幸福,我用手轻轻捋过她脸庞的头发,眼角的鱼尾纹隐隐闪现。我内心不由自主的感叹,老了,我们都老了,可是李镜,你竟然都害人了,是啊,还不止一个,你害了多少人了。如果老天还有眼的话,你的报应将是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90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